别吱声

瞎写

转会期令我头痛欲裂。

我好难过啊。

【君明】Omega都是大猪蹄子(上)

ooooooooooooooooooc

 

01

 “Omega都是大猪蹄子。”严君泽说。

这种生物易碎,脆弱,娇嫩又麻烦,像长在玻璃花房里的名贵植株。严君泽觉得自己像一头大象,一不小心就能抬脚把他们跺了。

“太可怕了。”严君泽二次感叹。

把自己形容成大象,也是蛮豁得出去的。李元浩不怎么同情地看一眼自己的室友。

RNG没有Omega。Alpha倒是很多,散发着一股直男的气息。

李元浩问严君泽:“你来RNG的理由不会是没有Omega吧?”

严君泽露出了一个你怎么知道的无辜表情。

真实。

 

结果第二天,风哥领来一个男孩,笑嘻嘻的,清秀又干净,让人想到什么很清爽舒服的东西。

风哥说:“这是新队员,史森明,是个Omega。”

严君泽心态有点崩。

李元浩听见自己身边另一个Alpha开始紧张地疯狂小声BB些“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完了完了完了是Omega卧槽卧槽卧槽”之类的很吵又没什么意义的东西。

太丢人了。

于是虎掌门悄悄伸出手掐着严君泽腰腹上的肉旋转180度,严君泽的无意义BB憋成了一个扭曲又狰狞的笑脸。

正好史森明来到严君泽身边,他看了看严君泽问:“老哥,你是不是难受啊。”

李元浩接话:“没事,他就是很久没见到Omega激动了。”

史森明:“是吗嘿嘿嘿。”然后伸出了他的手。

严君泽颤抖着握上史森明的手,男孩的手干爽修长,并不是柔若无骨的触感。

他愣住了。

 

“为什么我刚来队里就有了Omega?”严君泽训练完之后拒绝睡觉并且强行拉着小虎开始怀疑人生。

李元浩拒绝。

“可能因为你点背吧,”他打了个哈欠,“相处相处就会好,我就不信有哪个ALPHA会害怕Omega。”

“相处相处也——”严君泽想起白天见到的男孩,干净到冒傻气的笑,还有接触到那双手的触感。

或许——也没什么?

严·境泽·君泽还是嘴硬地把这句话说完,“——也不会好!”

毕竟Omega是多么可怕的生物。

 

 

02

史森明是个很讨人喜欢的男孩子,没有人会不喜欢他。至少RNG全队所有人,在短暂的相处中,与史森明关系已经很好了。

除了严君泽。

严君泽是那种,不喜欢明着骚的人,平时沉默寡言,很像个人的样子。不知道的人以为他难以接触。

他是不是讨厌我?史森明心想。

 

他去问李元浩。

“你就看他像个人样,实际上就他最不当人,”李元浩嗤笑,“骚的一匹。”

严君泽从训练仓里走出来,听见有人谈论他一脸茫然地抬头,十分凶残地回敬了他一句国骂。

“看了没有,就像这样。”李元浩说。

史森明嘿嘿嘿地笑。

严君泽穿着一件天桥下头买的五块钱一件的老头衫,拿了块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平日工工整整的刘海散乱成不羁的偏分。

“那个——史森明是吧?”严君泽低头想了想,“没有不喜欢你,还有,嗯,欢迎来到RNG。”

哇。

这个人有点小帅的兄弟。史森明想。

 

“这句搭讪台词有点垃圾兄弟,”李元浩吐槽他,“也只有史森明这种傻白甜才能忍受。”

严君泽骂他:“滚,对新队友正常关心问候一下不行吗。”

“没见你这么问候过简自豪啊。”

“那不一样——小明是Omega。”

李元浩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哲学表情:“我记得是谁说Omega都是大猪蹄子来着。”

“我艹——”严君泽想起来就在不久之前自己的王境泽宣言,不情不愿地补上真香警告,“史森明和别的Omega不一样。”

那样的一个天真快乐的小男孩,像夏日海边最清凉的风,怎么能和别人一样呢。

当然是朋友的那种喜欢。

不可能有别的。

绝对没有真香预警。

 

 

03

史森明发现严君泽就是个大猪蹄子。

平时一本正经,其实一点也经不住闹,只要闹一闹,上单霸霸就说什么是什么,连点原则都没有。

说实在的可以算作暧昧,可惜ALPHA本人只承认这是对队友的友爱。

渣攻。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史森明扪心自问。

大概是思想出了问题。

但是看见严君泽低着头冲你笑,无奈又宠溺地说都听你的,眼里的温柔能滴出蜜来。

就问你思想不会出问题?

 

我对不起君泽霸霸的一片队友情。史森明有一点小惭愧。

但是更重要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撩动一个万年直A,不仅很直,而且很渣。

在线等,等不着算了。

 

 

04

史森明想出来一手曲线救国的战略。

 

有一天,beta锅老师发飙了。

“我受不了史森明了,”刘世宇说,“他太烦人了。”

严君泽问史森明:“你干什么了。”

“没有呀,”史森明特别无辜地眨眼,“我什么都没干。”

“你趁我睡觉再拍我表情包试试?”

哦。

救不了救不了卖了吧。

刘世宇说:“总之,我要换寝室。”

 

晚上严君泽看着在宿舍门口给他打招呼的史森明,愣了足足有一分钟。

“——他们是忘了我是个ALPHA还是忘了你是个OMEGA?”

史森明嘿嘿笑,把自己的行李往屋里推:“都是兄弟嘛。”

严君泽把行李箱推回来:“会出事的,兄弟。”

史森明露出了一个有点委屈可怜的表情:“可是,我没有地方睡了。”

“RNG最不缺的是BETA,你去跟简自豪睡。”

“简自豪有女朋友了,我这样不好的。”

“那琪琪?”

“不太好吧,琪琪还是未成年啊。”

史森明想了想说:“算了,我去找李元浩吧,他肯定收留我。”

严君泽脑补了一下GAY虎硕大的身躯和史森明的小身板。

“行了,”他扶额,“你回来吧,我跟你睡。”

史森明乐颠颠地光速转身蹿进屋里,隔着门呼唤严君泽:“君泽君泽!我睡哪张床?”

总感觉被套路了?

严君泽边想边进屋。


ig🐂🍺

我拼死也要把我夭折的杰宝天行道写出来

我还能遭得住

【羞蓝/杰宝】色授魂与懒回顾(修罗场预警)

放着两篇作业一篇论文和一辩稿不写的摸鱼产物 晚上要出去拍片子 真好 明天会更好


我流七宗罪设定 一人一罪的设定 轻拍


SE欲羞和懒惰水关于宝蓝的修罗场

互相抬杠的傲慢小蕉和贪婪妹扣

不幸被嫉妒君泽盯上的甜豆明

还有一个不算很明显的愤怒阿马和暴食苏老板


本章是羞蓝/杰宝修罗场



01 色授魂与懒回顾


早上七点。

任劳任怨的小助理王柳羿拿备用钥匙打开了新任老板家的大门,奇怪地发现自己那个无论怎么叫都起不早的懒惰室友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而自家老板坐在他的对面,气氛并不算好。


虽然一点也搞不清状况,王柳羿的第一反应是“喻文波这B又惹什么祸了”,下意识地上前挡住他道歉:“抱歉SHY哥,我室友阿水这个人就这样,平时懒得要死,脾气也不好,如果他有什么问题……我,我代他向您道歉,您要扣工资……就扣吧。”

喻文波冷着脸打断他:“你觉得我脾气不好?你跟他道什么歉?”

他瞟了姜承録一眼,对面的人笑意淡了几分。

又来了,王柳弈很绝望,他觉得这个工作又要离他远去了。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老板的反应,姜承録捕捉到小助理的视线回望过去,他的视线好像要把王柳羿锁住,眼眸中无端生出来缠绵又暧昧的感觉:“什么事都没有……只要是小宝的朋友。”

喻文波“嘭”把脚撂在价值不菲的玻璃大茶几上。

王柳羿一个头两个大,小声提醒他注意礼貌。

喻文波更不爽,把王柳羿拉到自己身边,颇有警告意味地瞪着姜承録——后者耸了耸肩。

这样的喻文波眉眼显得锐利又明亮,偏又冷冽得吓人……显得很陌生,不像平日生活技能0分,懒洋洋的废柴少年。


“小宝,”姜承録适时开口,嗓音低沉又有磁性,“去做早饭吧,我和阿水聊聊。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王柳羿颇为不放心地看了眼喻文波,少年不耐地挑了挑眉,最后还是放软了态度说:“放心。”

得了喻文波本人的保证,王柳羿才走进厨房,开始做助理的本职工作。


他走了之后,客厅的两个人终于彻底放开了他们的气场,面对面对上了。

喻文波挑眉:“他叫你SHY哥?”

姜承録笑容变暗:“什么时候‘懒惰’也会涉及喜欢这个麻烦的问题?”

喻文波靠在沙发上,发出一声嗤笑:“ ‘se欲‘怎么可能真的爱上一个人?”

“打嘴炮没意思。”姜承録没被喻文波激怒,只是说。

他们不是人类,拥有漫长不朽的岁月,永远不会老去。也许本身自己就是原罪之一,把人心看得太透,见得太多的恶,早就看腻了。怎么会喜欢上个人类呢。

“少说费话,约法三章吧,”喻文波说,“跟你相处了这么久,拐弯抹角地真没意思。”

姜承録欣然同意。

“第一,不准用你的能力,让蓝哥干什么……奇怪的事。”喻文波说。

姜承録对“蓝哥”这个听起来十分弟中弟的称呼嗤之以鼻。

“那我的第一条:也不要用你的能力对小宝,”姜承録看了喻文波一眼,“别以为你在小宝睡觉的时候下了‘昏睡’然后对他做了什么我不知道。”

做过的事喻文波点头坦然承认之:“第二,公平竞争,不准戳穿我身份。”

姜承録点头:“这也是我想说的。”

“我至少没有某人这么不要脸,给自己找了一个董事长的身份,”喻文波说,“麻烦跟上人类的时代可以吗,现在霸道总裁不吃香了。”

姜承録神色不变:“好用就行。至少比某人网瘾少年的身份有用多了。”

喻文波不屑地哼出声。

“最后一条——”

喻文波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青年身形清瘦,看上去很纤细的感觉,性格软糯糯的,很可爱。尝起来味道也不错,但似乎和普通人类也没什么不同。

但大概如果自己也有心脏的话,那个地方跳动的频率会说明他对于自己是不同的。

“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好好对他。”

他们是原罪,人类最古老、与生俱来的罪恶的化身,血骨里沾着罪恶。他们俯视众生千百年,早就厌倦了无数次人间流连,还是在某一瞬间,遇见了某个人,砰。

“不用你提醒。”姜承録说,眼中的深情与欲望无关。


“那——合作愉快,姜代表?”喻文波把最后三个字咬得很重,显然是怨气颇深。

姜承録露出了宽和的微笑:“多指教了,阿水弟弟。”

喻文波面无表情:“滚。你才是弟弟。”



经历了一早上风波的王柳羿心很累,他终于把喻文波这个祖宗哄回家,还搭上了“陪你看一次电影”这样有点愚蠢的许诺。

成功骗到一次约会的喻文波向姜承録挑挑眉。

王柳羿剩下的一整天过得提心吊胆,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直觉,他觉得老板今天的心情不算多美好。

“我做的早饭SHY哥觉得不好吃吗?”王柳羿小心翼翼地问。

面前的青年怯生生的表情让姜承録心情总算好了点。

“没有,很好吃的,”他笑着盛了一勺菜,“要不要尝一尝?”

王柳羿红着脸讷讷地说:“这不太好吧。”

勺子伸到了他嘴边,王柳羿无法,只好张嘴。

姜承録收回手,若无其实地继续用那把勺子,笑容里却多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暗沉沉的交缠着种种情愫,像海上飘着的塞壬的歌。

不知道为什么,王柳羿就完全无法忽视“那把勺子我用过了”这个事实。

耳根又软又红。

“很好吃,没骗你。“尤其是你。


“今晚说好的,蓝哥要陪我看电影。”喻文波说。

“就在家里?”王柳羿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要出去和我看。”

出去看电影哪里有在家可以赖在蓝哥身上这么爽,而且身为懒惰要是不懒那我为什么还要代表懒惰这个罪。

喻文波像是得了软骨病一样,在沙发上只会一种坐姿形式,叫做瘫,此时他靠着王柳羿的架势像只懒洋洋的大型犬,王柳羿笑他。

“那怎么了,”喻文波又往王柳羿身边靠了靠, “蓝哥身边舒服。”

喻文波选的片子安静而缓慢,但还是有些能够打动人心的节奏点,灯光不亮,整个氛围是很宁静的。

“蓝哥。”身边的少年突然叫他。

喻文波转过头来看他,眼睛在黑暗里显得无比透亮:“我要一直陪着你。”

少年抬着头看他,电影里鲜艳丰富的颜色投进他眼里,映出斑斓的色彩,又是淡而温柔的。


暗中较劲的日子才开始呢。


———————————

就这样。

【厂荡】无来路(二)

副多萝/贼逗

本章爱萝莉solo主场 没有贼逗

oooooooooooc 三禁 无关真人

 

——————



赵志铭在网吧里驰骋召唤师峡谷,队友不坑,开局下路崩盘,对面野区随便进,晋级赛形势一片大好。

一条黑漆漆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影伸出手,关上了他的显示屏。

哦豁。

他来不及心疼自己的晋级赛和大师段位的账号,先去看来人是谁。

要是明凯顶多算个二级警报,至于李汭璨……那就是特级飓风警告。

二级警报同志站在赵志铭身后,隔着口罩墨镜瞪了他一眼。

“玩的挺开心?”

 

找到赵志铭费了明凯好大一番劲。这人脑子好使,等明凯第二个电话打过去他就已经明白了明凯知道了他的事情,干脆关机,逃到天涯海角去。

最后还是胡显昭告诉明凯,赵志铭逃去了城东的网咖打游戏。

明凯也没来得及问他怎么就你知道的多。

他现在把赵志铭拎到了朋友开的咖啡厅,一副长篇大论的审判庭架势。

被审判者嬉皮笑脸,趴在桌子上打滚撒泼要求明凯赔他的段位和皇子百分之六十多的胜率。

明凯翻了个白眼,推给他一杯加了过量糖的拿铁——赵志铭嗜甜。后者接过去喝了一口之后,不满地皱皱鼻子。

“太甜了。”他说。

“就你事多,将就一下都不肯,”明凯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小朋友。”

赵志铭放下杯子,一双清明的眼眸望向他。他忽然笑了,神情中有些易碎的天真和决绝。

“我不想干了,我累了。”

 

明凯忽得一走神,想起来赵志铭刚出道的时候。

那时候他刚毕业,明凯照顾自己的直系学弟,给他介绍了个小角色,戏份不多,不吃重,谁也没想到他就这么火了。

他演一个人间小仙,六七分活泼,三四分不谙世事,笑起来蕴含着山水灵气一般,眼眸如同泼墨,把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配角演出了亮彩。

眼睛倒是一点没变,明凯失笑。

 

“不想干你就解约啊,干什么去omg那个地方,又不是小孩子了。“明凯说。

赵志铭和韩金不一样,韩金搞些奇怪的幺蛾子八成是上头,赵志铭则绝对是想好了,不改了,怎么说都说不动了。

这个人就这样,一意孤行,永远学不会将就。

赵志铭一口没动那杯特调拿铁,勺子舀着奶泡玩,话说得漫不经心:“edg握着我的合同,无论如何不会放我走的。我那么……”

他想了想:“值钱。”

赵志铭当年因为那个小角色一炮而红,签进了edg,颇有些幸运的成分。之后演了几个男二男三,剧本一般,反响平平。然而接的几个综艺,在里面倒是大放异彩。于是经纪人让他转型成综艺咖。

比起演员,赵志铭更适合吃综艺这碗饭,控场、搞笑能力一流,更何况综艺本来就缺这样的人,电视节目一集的片酬越来越高。间或演几部轻喜剧,被人嘲他代表作也就当年小仙官的惊鸿一瞥了。

网络上杠精们的话当然不能尽信。

“我不想干了,没什么顾忌了,”赵志铭说到这里微微挑了挑眉,“omg要抢走我,跟edg杠,正好。他们估计是想压缩合同,现在只签了一年。”

“——一年之后,我就走人啦。”

omg以为跟edg抢过来一个摇钱树艺人,赚了个盆满钵满,打算把人套牢了第二年压缩分成,谁知道人家压根没想干第二年。

Omg老板怕是干了什么缺德事,流年不利。

 

“你……”明凯冲着赵志铭你了半天,看着那张脸愣是没你出来个所以然。

明凯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怎么就不干了。”

“从头至尾,都没人问我喜不喜欢做这些事。“赵志铭眨眨眼,说。

“替edg挣了这么多年的钱,挺想任性一把的。“

他说这话时嘴角向上翘,不是在节目里敷衍迎合的笑,他眼睛里也有一碰就会洒出来、肆无忌惮的笑意。

明凯问:“那李汭璨呢。“

赵志铭眼里的笑意匆匆被打断,狼狈又慌张地收场,强行撑出个洒脱的壳子来粉饰太平。

他将露馅的那点真情实感很快地掩饰下去。

“都告诉他吧。跟他说,对不住了。”

“我只传话,”明凯声明,“李汭璨说,你肯回来,怎么样都行。”

赵志铭顿了一秒。

“得了吧老哥,”他笑起来,“他又不欠我的。”

 

明凯还是不放心赵志铭在网吧赖着,打电话找了omg的冷少来接他。

“我这是提前见同事了?哇这么有钱的吗?冷少不是很火吗?这哥怎么还没被别的公司签走?”赵志铭饶有兴致地问。

明凯不胜其烦,直接把人拎上那款限量版玛莎拉蒂:“人家有omg的股份,不怕人拿捏。哪像你,穷得要死。“

赵志铭扒着车门申辩:“我也是有很多钱的。”

“马上就没有了,违约金了解一下。”

谢天宇站在旁边,不嫌事大地看热闹,乐呵得很。

直到谢天宇一脚油门轰出去,赵志铭才脱力般地蜷进座位里,想,我真是个王八蛋。

 

 

明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九点钟,韩金在书房里打LOL,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明凯咳嗽:“我回来了。”

“哦。”韩金劈里啪啦地在下路补兵,金币的声音哗哗响。

明凯翻了今天第不知道多少个白眼。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看了看保质期,在过期的边缘徘徊。

明凯不嗜酒,但也不至于滴酒不沾。啤酒放在冰箱里,一般是为了朋友聚会准备的。

他拉开易拉罐,啤酒罐子发出尖锐的响声,韩金在打红的间隙看了他一眼。

“我今天逮赵志铭去了。”明凯说。

韩金没说话,把游戏调成了静音。

“他要解约了,”明凯喝了一大口啤酒,声音闷闷的,“我想起来点以前的事。”

韩金轻轻地嗯了一声,但明凯没继续往下说,只是默默喝酒,把报废的易拉罐在手里捏来捏去。

月光照进窗户来,是很温柔的景象。

“我有点想童扬了。”

明凯说。

 

 

——————————

全员都爱LOL

本章有许多bug,经不起推敲。(顶锅走)

被热度吓了一跳,承蒙各位能够喜欢,十分心虚。

童扬依旧没有上线(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出场

 


【厂荡】无来路(一)

副多萝/贼逗 娱乐圈paro

我流厂荡 8102我还忘不了厂荡啊

第一章cp成分较少 谨慎食用

Ooc 三禁 无关真人

 

 

1

明凯接到韩金电话的时候还在睡觉,他向来敬业,手机总是24小时开机,韩金的连环电环只打到第二个就被他接起。

“我解约了。”韩金平铺直叙、开门见山地说。

明凯一个哈欠卡在嗓子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一个半小时后。

明凯把韩金连同他的行李箱扔进家门,后者轻车熟路地走进餐厅,拿杯子给自己倒杯水润润喉,方才点了点他矜贵的头颅,说:“谢了。”

“我谢你个鬼。”明凯感觉自己那口没上来的气又卡在喉咙里——实际上在接韩金的一路上他都感觉自己透不过气来,偏偏解约热闻的当事人无比淡定,还有闲心品评一下明凯的新车。

想到这,明凯头又开始疼。

 

去接韩金的时候明凯抽空补了补课,方才知道韩金同学搞的大事情的始末。

Omg公司最近捧了个来头不小的新人,说是要走创作型人才的路子,韩金莫名其妙挡了路,被公司雇了水军传抄袭的黑顺便为小新人做势。换作别人顶多发个通稿指桑骂槐一番,谁会跟自己的老板对杠呢。

可能他们都不叫韩金吧。

号称娱乐圈第一喷子的音乐制作人韩金先生当即使用他200年没登陆的微博发了篇长文,指名道姓地把omg高层上上下下骂了一番,连带把那个小新人扒了个底朝天——什么创作型人才,写个歌都得从我废了的demo里偷。将整个公司的人得罪了个遍之后,韩金潇洒地表示,从今往后,封笔不作。

舆论哗然。

而此时舆论中心人物、大新闻的始作俑者因为公司的房子被收而心安理得地赖在明凯家里。

 

“你打算怎么办?“

闻言韩金很奇怪地看了眼明凯:”解约啊,办完了。”

“那以后呢?”

“总不会饿死。”韩金说。

不熟悉韩金的人总说他冷静理智,实际上不过是个上头怪加小孩子。就像他是个作曲者,靠笔吃饭,却突如其来地封了笔。

莫不是被胡显昭上了身。

明凯深深觉得自己就是个老父亲的命,替别人操些闲心:“那你靠什么吃饭?”

韩金淡定地喝了口水,抬头:“LOL代练?”

牛逼。

 

歇够了,韩金终于想起给自己那个pyl同款三星充上电。

他开机没打静音,韩金和明凯就被微信短信未接电话提示音轰炸了将近一刻钟。

明凯说:“你关静音啊。”

韩金拿着他的手机捣鼓半晌,说:“它死机了。”

两个人听了十分钟各种提示音交织,期间韩金还颇有闲心地评价:“挺有节奏的。“

等手机终于能够动弹了,韩金开始回消息。

消息很多,有亲近的朋友的关心,有想挖他走的人,有想得到一手猛料的记者。韩金该回回,该拉黑拉黑,有条不紊,毫不慌乱。

直到他看见一条不太一样的微信。

“——我组了个乐队,要来当吉他手吗?”

配图是一张猫咪撒娇的表情包,来自京东的某位知名歌手,金泰相。

金泰相五年前顶着一头极为嚣张的紫毛以冠军身份出道于某个选秀节目,并且签入当时最大的唱片公司qg,本来是前途无限的。可惜这个人似乎天生不知道怎么妥协,一身反骨葬送了大好前程,到现在也就混个黑红,非议大于褒扬,掩盖了他天赐的好嗓子。

韩金和金泰相不过一支单曲的合作关系,勉强算个点头之交。如果这不是玩笑,金泰相这个组乐队的想法出格得离谱,离谱就罢了,他又莫名其妙地找上了韩金。

会是句玩笑吗?


韩金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跟明凯说:“我有饭吃了。”

 

 

2

明凯再次怀疑自己的老父亲体质是否有沙雕网友们说的那么灵验。

他新片刚刚杀青,还没睡上6个小时就被韩金叫去当司机,以为好容易能歇一歇,结果自己蠢儿子赵志铭又打过来电话。

“厂爹,你家还有空床位吗。”

明凯瞥了一眼刚从浴室里钻出来的韩金,果断拒绝:“没有,滚。”

“卧槽!你别挂啊!求你救我一命!”

明凯熟知赵小粗森的习性,知道这事应该也没大到哪里去,于是颇不走心地建议:“你去找田野。”

“别啊哥,李汭璨知道田野住哪。”

“那他不知道我住哪了?你又怎么招惹他了。”

赵志铭支支吾吾,最后开始恬不知耻地拍马屁:“你多厉害啊,李汭璨肯定不敢当着你的面逮人啊,是不是啊7神。”他说话带着股漫不经心的感觉,就连吹谁都是讨好得漫不经心,听起来特别像那么一回事。

明凯不是李汭璨这个听赵志铭说什么是什么的傻子,当机立断挂了电话。

 

还没消停一分钟,李汭璨的电话打过来了。

少年的声音里都带了火气——李汭璨明明是个情感不算外露的人。

“爱萝莉是不是在你这里?”

明凯问:“怎么了这是,跟要吃了他似的。”

李汭璨看来是气极,好好的嗓子哑得不成样:“他签了Omg。”

明凯惊得差点把手机摔了。

他的手机音量调到了挺大,打电话漏音。韩金听见omg这个关键词,从鼻子里不屑地哼出声。

……您消停消停。

“要是……你能见到他,就劝劝他,“李汭璨欲言又止,最后低声道,“omg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要是回来,我……我什么都答应他。”

 “算了,他也用不着我。”李汭璨突兀从嗓子里卡出来一声笑,自嘲意味十足,听得人心里难受。

“你……算了,”明凯头疼得要死,没空纠结小孩子的儿女情长,“我先去找赵志铭那畜生,待会再给你说。”

 

挂了电话。

明凯看向韩金,犹如看向网瘾儿子的父亲:“我出去一趟,别订外卖,我找助理过来。电脑密码……“

他顿了下:“你知道。”

韩金定定地看着他,目光里的意味很难描述。

明凯眼神闪避,躲开他的目光。

茶几上的手机来了新消息,突兀地亮了一下。

业内人都知道,明先生对自己的手机看的很牢,旁人看一下屏保都不行。

明凯的屏保三年如一日,十三年前的老照片本来是模糊的,他专门找人修复过。

屏幕里的少年看人时眼神温柔得像四五月的河水,看得人心里无端一动。

 

韩金几不可闻地叹口气,用童扬的生日打开了电脑。


————————

狗血得丫批。顶锅盖走。

 

 


【多萝】起风了

短打。ooc三禁。


————


赵志铭转会去omg的前一天,edg的各位出去聚会给他送行,闹到了很晚。回来的时候打不上车,一群人沿着马路往基地走。

夏休期没比赛的时候压力大,一群人放开了,喝得差不多都醉成七八分。田野喝多了一直在咯咯咯傻笑,胡显昭挺费力地扶着他,俩人差点一起栽到花坛里,被其他人一同嘲笑。他们笑的声音很大,飘渺在夏日的暖风里有点不切实际一样的感觉,仿佛隔着很多层纱。

赵志铭没和他们一起闹,他和李汭燦走在最后,眼里含着克制又温和的笑意,好像笑声到了嘴边又被收回成了什么悲伤的东西。

前面不知道谁开始唱起风了,到了高潮部分用鬼哭狼嚎声代替,实在辣耳朵。赵志铭受不了,打开手机外放原唱。放到甘愿赴汤蹈火去走他一遍的时候,他轻声跟着哼出来。

李汭燦觉得他自己的心从什么很深很深的地方开始融化,不停地翻涌出温暖的感觉,从里至外一点点渗开,渗到最外层的时候,竟翻腾出一点点苦味。

“再也不会有了。”他说。

赵志铭没听明白,问,什么。

“这种感觉,”李汭燦没看赵志铭,继续说,“这样,再也不会有了。”

赵志铭笑了。

“会有的,”他说。

“只不过不再是和我了。”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 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 且就随缘去吧

逆着光行走 任风吹雨打




【杰宝】U are all that matters to me

不明显的娱乐圈pa 

其实是个番外 但是正片还没写kk




——————


葛炎拎着一只小柴犬站在门口的时候,喻文波愣了下。

他朝厨房喊:“蓝哥,我们有狗肉吃了。”

葛炎翻了个白眼,劝喻文波当个人吧,然后艰难地从他身边挤过。

小狗崽被放到地上,嗅了嗅地板上的味道,欢快地吠出声。




“这只狗就叫葛二蛋了。”喻文波拍板。

王柳羿笑得不行,葛炎反对无效。

喻文波或许有什么奇怪的buff,猫不嫌狗不爱的。因此十分不受二蛋的待见。王柳羿倒是喜欢这狗子,整天儿子儿子地叫,生气了就说喻文波你看看你儿子。

喻文波嘴上无比嫌弃,一直也止不住笑。




ig最懒双人组不是浪得虚名。两个在娱乐圈混迹的人居然能宅在家里安稳过几个周末。喻文波喜欢拉着王柳羿打游戏,工资恨不得一半贡献给steam,王柳羿无可不可,却乐意陪着他玩。

二蛋在地毯上打滚,不知道从哪里拽出来一个猫咪发箍,咬着不松口。

喻文波看见了,笑:“蓝哥,你看你儿子叼出来个什么。”

王柳羿一看,红了耳朵尖,不说话。

喻文波知道他蓝哥这是害羞了。




上次喻文波提过的那个千万粉福利,王柳羿最后还是发给喻文波了。粉丝惦记的蓝哥的腰确实很棒,更别提戴上猫耳朵搂着他脖子 无力地抽泣的样子了。

只不过个中滋味,只能他一个人知道。




喻文波眼神暗了暗,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笑容里总有点别样的意味。

王柳羿耳朵尖上的红蔓延到脸上,整个人熟透了一样,让喻文波滚。

喻文波不当人,继续逗他。

沙发另一侧飞来一个手柄,扔在喻文波脸上。

得逞的人哈哈大笑。

王柳羿恼了,迈过茶几讨伐喻文波,跨坐在喻文波身上锤他。

喻文波瞎叫,实际上不疼。脸上表情没变,笑容反而愈浓。

他的手箍住王柳羿的腰,强制性地拉向自己。王柳弈措不及防,匆匆拿手臂撑住喻文波身后的沙发,一低头撞进了喻文波含着清明笑意的眼睛,里面有像液态琥珀一样温和流淌的东西。

然后他突然提胯,往上顶了顶。

王柳羿又羞又恼,感觉自己要蒸发了,慌慌张张地骂喻文波是个变态。

少年发出一阵清朗的大笑,伸手把脸皮薄的爱人圈进怀里,轻轻吻他。




“这下完了,打了一下午,忘存档了。”喻文波说。

王柳羿笑他傻,然后说没关系,我陪你再打一遍呀。




在天晴的时候,两个人赖在落地窗前晒太阳。阳光是暖的,很舒服又不至于灼伤人。

王柳羿喜欢靠在喻文波身上看书,他不老实坐不住,靠着靠着就整个人赖在喻文波身上。他骨头轻,喻文波觉得几乎没什么重量。

如果看到了什么好看的书,或者是什么好结局,王柳羿就会心满意足地打个哈欠,冲喻文波笑,大声说喻文波我好喜欢你哦,快乐好像冒起泡泡在天上飞着。

连语气词的音调都可爱得恰到好处。

喻文波真是很喜欢他这个样子。




今天王柳羿有通告要早起,早上助理三催四请叫他起床,最后实在没了辙,绝望地看向一直隔岸观火个热闹的喻文波。

喻文波笑着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屋里传来王柳羿软绵绵的撒娇声,再过一会终于慢吞吞地出了卧室门。

脸爆红。

王柳羿迷迷瞪瞪起床就想出门,喻文波无奈,把他扯回来理顺乱七八糟的卷发才放他走,临走时叮嘱助理帮他买早饭。

然后喻文波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地看了半天电视,觉得人生索然无味。

二蛋长得快,肉敦敦一大个,傻呵呵地吐舌头。

真是葛炎他兄弟。

喻文波揪他的耳朵,被二蛋投诉似的轻轻咬了一下,一手口水。

喻文波察觉了乐趣,跟自己狗儿子过不去,二蛋终于崩溃地狂吠,吠到一半突然停下,一溜小跑到门口。

这是主子来了的节奏。

不一会门口响起了钥匙的声音,还有“不要这么热情哎呀哎呀”带着笑的抱怨。

喻文波摊回沙发上笑了,拖着长音喊:“蓝哥——我饿了。”

王柳羿把打包的烧麦放到桌子上,笑骂:“你看你这点出息。”

“出息是不多,也就无聊的时候想一想蓝哥,才勉强过得下去日子。”

喻文波冲他眨了眨眼,眼睛里有流光般的彩色欢喜,大概是喜欢的模样。



我想要的不算多,你恰巧是那一个。


end










当我们一起走过

他他们还有以后的以后。他们终究会站上他们期待了许许多多年的舞台。无论如何你得信。

要有陪他们过很多很多的日子的觉悟。这些日子里有像洲际赛一样大快人心的胜利,也有像今日一样的沉默。这些我们都得一同走过。

然而要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我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否则怎么走过这一路。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且看我侠客,为弃将正名。